成人性交


成人性交终身监禁“大姐大”:美国校园争风群辱案  ()(图文无关)  2015年3月30日晚上,美国南加州洛杉矶核桃市罗兰岗公园里,在该市私立高中读书的一群中国小留学生,对来自江苏的同伴陈晓月集体施暴:将她扒光衣服、用烟头烫伤其乳头、剃掉头发逼她吃掉……该案发生后,震惊美国社会、当地华人和留学生圈。  4月10日,翟芸瑶、章鑫磊和杨玉菡等主要涉案的中国成年留学生被逮捕。14日上午,美国波莫纳高等法院首次开庭审理,翟芸瑶等三被告均涉嫌绑架、软禁、折磨、殴打、关押、虐待等6罪以上,因三人已满18岁,可能会被处终身监禁。  这场暴行是如何发生的?这群中国小留学生在美国究竟是如何生活和学习的?记者通过访美学者与美国当地律师及案件调查人员取得联系,逐步还原了案情的真相—— (图文无关)  美国公园冷飕飕的夜,  一群中国小留学生肆虐同伴  2015年3月30日晚,在美国南加州洛杉矶核桃市私立高中读书的陈晓月,收到了女同学施丽丽的信息,施丽丽说,有人可能想报复她,让她躲一躲。陈晓月回复:“我就随口说了一句话,应该不会有事吧?”  一周前,陈晓月在社交平台上偶然看到了一张翟芸瑶的照片,翟芸瑶环抱着一个男孩作亲吻状……当时,陈晓月对身边的女同学说:“这样的男生有什么好晒的,我都看不上!”  结果几天后,这话竟传到了翟芸瑶的耳朵里,小留学生圈里疯传翟芸瑶恼了,要教训陈晓月。施丽丽提醒陈晓月出去躲一躲,陈晓月不以为然。紧接着,陈晓月又接到了小学同学陆婉清的电话。陆婉清在电话里对陈晓月说:“有人想认识一下你,知道我和你是老乡,让我来叫你一声。” (图文无关)  陈晓月本不想去,陆婉清前一段时间曾因小事与她发生过争执,两人关系不如从前。听陆婉清的口气,陈晓月猜测其邀请跟翟芸瑶有关,便答应了下来。她想为那句玩笑话,跟翟芸瑶表达一下歉意。  随后,陈晓月叫上男同学卢新华开车,送她去了约好的茶餐厅。当时的餐厅里已聚集了七八名中国小留学生,其中她认识的女生有陆婉清、吕伊雪,男生有章鑫磊。  翟芸瑶主动走到卢新华面前说:“今天是我们中国小留学生姐妹聚会,你一个男生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?章鑫磊等会儿也会回避。”卢新华见翟芸瑶面色轻松,没有什么恶意,便答应离开了。卢新华一走,翟芸瑶的脸色立马阴沉了。她上来拍拍陈晓月的肩说:“走,我们换个轻松的地方去聊聊。孔萱萱,你的车技好,你给我们当司机。”  15岁的孔萱萱带着翟芸瑶和陈晓月走到茶餐厅门口后,发动了一辆轿车,余下的几人坐上了章鑫磊的黑色奔驰,其间还有两辆车接到翟芸瑶指示后奔赴目的地罗兰岗公园。这四辆车里总共有12名中国小留学生,年龄最大的19岁,最小的14岁。 (图文无关)  到了罗兰岗公园,所有人都下车了。陈晓月见四周很少有人,寒风吹来,她全身发冷,感觉气氛不对。她对翟芸瑶说:“我想回公寓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。”翟芸瑶双手叉着腰一言不发。几分钟后,几个女孩便将陈晓月团团围住。  翟芸瑶狠狠扇了陈晓月一个耳光说:“今天就是来让你尝厉害的!”翟芸瑶发令后,杨思思和吕伊雪双双将陈晓月按住,陈晓月拼命挣扎,却无济于事,杨思思粗暴地将其衣服全部扒光,另几名女生将手里的矿泉水倒在她头上和身上,她很快变成了落汤鸡,瑟缩成了一团。  一个名叫毕嘉泽的女生用打火机烧陈晓月的头发,她尖叫着说:“点不着,头上全是水!”浙江籍女生刘可欣夺过毕嘉泽手里的打火机,对翟芸瑶说:“不能烧头发,要烧看不到的地方。”“什么地方看不到?”几个人一阵起哄。刘可欣用闪着火星的香烟头烫陈晓月的乳头,陈晓月一阵阵尖叫。几名女孩不顾她的叫喊,将她的头摁在地上,要她吃地上的沙土…… (图文无关)  暴行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1点多,整整过去5个小时后,翟芸瑶几人感觉到累了,坐在地上喘着气,把手里的矿泉水瓶砸向躺在地上的陈晓月。陈晓月的声音微弱,眼里全是泪,几个人却还拿着手机对着她拍照,若无其事地谈笑风生。  翟芸瑶叫来一直在一边观战的章鑫磊,让他去住处拿把剪刀过来,章鑫磊有点害怕,翟芸瑶说:“不是杀人,我要给她剪个头发,清醒一下。”章鑫磊很快开车去公寓拿了一把剪刀过来。  几个女生争抢着翟芸瑶手里的剪刀,你一下我一下地剪掉了陈晓月引以为傲的一头飘逸长发。“不要,不要啊!”陈晓月绝望的叫喊声响彻夜空,可是没有人停手。在清冷的寒夜里,陈晓月无助地哭泣着…… (图文无关)  耀武扬威的疯狂小留学生:  面临意想不到的重罪  凌晨两点多,陈晓月衣衫不整地回到住处,她蹲在卫生间里嚎啕大哭。房东是位叫阿曼达的美国大妈,她听到哭声过来询问:“你怎么啦?”陈晓月抱着阿曼达哭了十多分钟。阿曼达断断续续听完陈晓月的哭诉后,立即打电话报警。  陈晓月对阿曼达说:“他们放我走时威胁我不要报警,说报警还会发生更难堪的事。翟芸瑶说,要有人问起我脸上的伤痕,就说是被男同学卢新华打的,这样他们就不会再继续找我麻烦……”阿曼达非常气愤,她说,自己已经报警了。很快,核桃市警局就派来了5名警察,他们给陈晓月拍照,并驱车前往现场取证。  3月31日和4月1日,核桃市警方将翟芸瑶、章鑫磊和杨玉菡3名已成年涉案人员和孔萱萱等3名未成年涉案人员抓获,余下6人分别逃往外州和中国。警察在调查时还发现,在这起案件发生前两天,即3月28日傍晚,翟芸瑶和章鑫磊等人还对另一个名叫郑舒雯的中国少女施虐,郑舒雯年纪比他们都要小得多,在受到侵害后没敢报警。 (图文无关)  翟芸瑶、章鑫磊和杨玉菡等涉案留学生的父母闻讯后,纷纷放下工作,从国内启程赶到美国。  4月10日,翟芸瑶、章鑫磊和杨玉菡等涉案中国留学生被逮捕。  4月14日上午,美国波莫纳高等法院首次开庭,弗尔斯担任主审法官。翟芸瑶、章鑫磊、杨玉菡三人均穿蓝色囚衣,戴着手铐。鉴于受害人陈晓月的伤情和情绪还没有完全恢复,她没有到庭直接参与庭审。  庭审开始前,章鑫磊和翟芸瑶的表现令法官们大为恼火。两人在庭上一直微笑着用眼神交流,似乎感觉并不可怕。他们不知道,在美国发生这样的案件其实非常严重,他们除了涉嫌绑架、软禁、折磨、殴打、关押罪名,还涉嫌最严重的一项罪名——酷刑(Torture)。鉴于三人已满18岁,按照美国法律可能会判处他们终身监禁。 (图文无关)  听到法官宣读相关法律条文后,三人表情变得紧张起来。当翟芸瑶听到她因非法绑架、殴打中国小留学生郑舒雯、陈晓月,案件由当地检察官立案(案件号为KA109395),她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。庭审旁听席上有她的父母和其他几名家属,他们通过翻译知晓了案情的严重性,也万分震惊。  据记者在国内的走访调查,19岁的翟芸瑶出生于上海,她上小学读书时,成绩良好,赴美留学前,她还考上了很难入围的《上海学生英文报》小记者团。  2010年秋天,14岁的她被父母送到美国留学,成为一名小留学生。案发时,翟芸瑶其实已从核桃市私立高中毕业,进入大学预科班学习。她对朋友说:“预科班上完我就是大学生了,快熬出头了,我要痛痛快快玩一玩!”正是抱着玩的心态,她在公共平台上不断地晒自己与男生们的照片,还喜欢晒高档衣服,获得大家的称赞让她十分有成就感。 (图文无关)  在美国的这些年,翟芸瑶脱离了父母的管束和严格要求,一方面感到了自由,另一方面情感上又觉得非常孤独。而一群中国小留学生也跟她的状况相差无几,他们远离父母和家乡,希望能找到可以信赖的朋友。翟芸瑶一开始以豪爽大方获得了大家的认同和好感,之后便开始尝试以强势的面目出现,指挥几个女生为自己办事。  试了几次后,还真有人听她话。那些跟她“抱团”的人不会吃亏,而那些怠慢她的人就会受到孤立甚至打击。因此她的势力越来越大,顺从她的人也越来越多,小留学生们都将她称作“大姐大”。  翟芸瑶从国内来的众多小留学生中找到了权威和存在感,由此也获取了更多信息,一些不认识她的人为了讨好她,经常给她报告小道消息。在得到陈晓月瞧不起她在社交网络晒合影的消息后,她气愤难平。  案发当晚,她让陆婉清去叫陈晓月,事实上她跟陆婉清并不熟,但她知道陆婉清和陈晓月是小学同学且两人有矛盾。她对陆婉清说:“我想治陈晓月一下,给你出口气。”陆婉清答应了。而单纯的陈晓月却认为,自己虽和陆婉清有点小矛盾,但她不至于怎么样,她还想着借此机会去向翟芸瑶道歉。她低估了翟芸瑶的厉害,由此导致身心受到严重侵害。 (图文无关)  在美国毁掉的梦想和青春,  小留学生“危险”在哪里  2015年6月3日,庭审进入第三轮,翟芸瑶和章鑫磊的父母等家长心情复杂,焦灼难安。面对法庭开出的1800万人民币(330万美金)的巨额保释金,他们父母欲哭无泪。  章家聘请的辩护人是在美国很有影响的华裔律师邓洪,他同时兼任着全美中华留学生权益协会理事长。面对该案他感慨,这些年他代理了不少留学生案,孩子出了事,不管家长有钱没钱,一到美国便会试图用钞票救孩子出来,却不问孩子犯了什么法,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。美国跟中国法律是不同的,如果孩子触犯了法律,钱无法解决问题。  6月3日上午,法庭门口出现了最让人难堪的一幕:由于涉案留学生孔萱萱的父亲在开庭前企图贿赂证人,想请证人为其女儿说话,以证明女儿在现场的作用很轻,结果因涉嫌类似国内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,在法庭门口被办案人员抓走,他也有可能面临法律的制裁。 (图文无关)  很多申请到美国学校的中国小留学生(主要面试通过就会放行)都有一种错觉,认为成功入学就是他们的目标,其实这只是一个开始,他们会面临很多的考验。中国家长们绝不能一味地给子女提供物质满足,即便远隔重洋,也不要忽略对留学子女的沟通和教育,及时了解孩子们的困难,并帮助他们去克服。  翟芸瑶、章鑫磊等人在美国毁掉了梦想和青春。喜欢“晒幸福”的翟芸瑶并非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,其父母像大多数中国家长一样出于望女成凤的心理,早早把女儿送到美国留学,而女儿在美国变成“小霸王”,他们却不知情,如今他们已追悔莫及。而对受害者陈晓月来说,她也一点都不轻松。  目前,陈晓月身上的伤已经基本养好,但心理上需得到治疗。因为她是本案最重要的证人,所以还不能回国。  父母为女儿有一个美好前途,满怀憧憬将她送到了美国留学,如今女儿受到这么重的伤害,他们感到内疚又痛苦。  (本文受害人和未成年人为化名)  编辑/罗 婷 作者:燕南等  知音上半月2015年第22期